威斯尼斯人老品牌 【2021版】

师生感悟
即墨城的历史不寂寞
作者:付心晨   时间:2018-09-08   点击数:

在社会实践的最后一天,我看着夕阳渐渐西下,看着昏落日沉,柔和的光芒笼罩在一座座巍峨的牌坊、一片片古朴的青瓦上,石板路与余晖在眼前勾勒出一条光与影相融相汇的交际线。古城无言,而古城内的匠人们却开始了寒暄,这一动一静的结合,好似一场做不尽的梦,就像旧忆推窗,欲言又止,这古城的故事静静流淌,而又有谁在聆听呢?

我在聆听呢,那枝头栖息的鸟儿,是否也在百年前同样默默听着古城钟响,吱吱喳喳着诉说安逸;那沟渠流过的泉水,是否也在百年前同样欢快地冲刷时间,哗哗啦啦着讲述历史;那低头雕刻的匠人,是否也在百年前同样不分昼夜做着手工,一刀一锥中悠扬着流年。

城外是行色匆匆的人们,或赶去赴约,或为生计奔波,几乎少有人在这时停下来赏赏夕阳造就的美景,与身边的人分享一天的故事。许多人都在为今天奋斗,为明天拼搏,而为此付出的代价便是遗忘了过去。我在这城中,只是个过客,也许有一天我也像他们这般匆忙,也许我也会选择性对着历史失聪,但至少此刻我听见了那细密温和的轻语。

情不自禁,泪落了。

为什么我如此多愁善感呢?许是在为能继续讲故事的这座城而高兴吧,许是为了那些匠人们高兴吧,毕竟他们祖祖辈辈忠于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能够继续存活下去,而在这华夏的土地上已经有太多太多的非遗被抛弃,难道世人都听不见那些老人的叹息吗?难道世人都听不见文化在历史生尘的角落哭泣吗?

想起我的舍友曾经对我说过她老家里已经沦为废墟的一座座大鏊子,想起我的家乡街头早已消失不见的馓子,想起《文化苦旅》里支离破碎的我们的过去,民族的魂,这古城里的文化被保住了实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吧。

之前榼子铺里的老板娘还用很自豪的语气说:“我们的榼子就连外国人都喜欢呢!像泰国、越南都有订购的。”当时一行人热热闹闹的聊天,而我却不禁深思,原来是这样啊。

原来文化要被保护住,不仅仅依靠情怀,还要有市场在推动,刻榼子的大爷家的孙子能继承这份手艺的原因,烙画的黄老板的后辈能子承父业的原因,都是因为这些手工艺品能为他们家族经济的顶梁柱。看他们眉开眼笑的神情,这怡然自得的日常,多亏了当地政府的扶持和络绎不绝的生意啊!

我们那些被遗忘的历史,被舍弃的手艺,不就是因为“失去了价值”吗?

而对于我们来说,这价值又是什么呢?

希望别再有文化不盛反衰的遗憾了,别让我们民族的魂在午夜寂寞游荡。这即墨城的历史不寂寞是一大幸事,身在异乡的我只是一个过客,我也许只能旁观着欣慰吧!


办公地址:山东省青岛市即墨滨海路72号   邮编:266237

All Rights Reserved 隐私保护 山东大学威斯尼斯人老品牌 版权所有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 学校邮箱 校园卡自助服务平台 OA办公系统 信息化公共服务平台 财务报账系统 优酷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