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斯尼斯人老品牌 【2021版】

师生感悟
第一次
作者:生命学院2015级基地班 陈俊俊   时间:2019-05-16   点击数:

这是我第一次为师生感悟投稿,在行将毕业的大四的五月份。说得动听些,一直以为少年不言愁,山大三年里没有什么想法算得上是感悟值得去行文记录。实则因为懒惰加之避嫌之缘故无法参加评奖获得发展分,便失去了投稿的兴趣。一直以为师生感悟像是家里不怎么讨喜的孩子,不哭不闹却无人关注。我在新闻中心时也不怎么喜欢他,公众号有那么多工作要做,忙完了可以陪我撒欢的又是官方微博,似乎师生感悟的存在仅仅是生命在线上的一篇长期征稿通知和学期末稀疏的获奖名单。然此时此刻,当毕业触手可及我却远在天边,生院的种种活动、新闻似乎不再与我有关,师生感悟便成了所剩不多的纽带,提醒着我山大一直都在。

前些日子做完了答辩,走出教室,这一步我从第一次踏进中心校区南门那一刻起早已设想了千万遍。脑海中,这一步也许是腮上挂着笑靥,心里如释重负。现实中,那一刻天上的光很蓝,耳边的风也不冷,我却如何都笑不出来。心里其实明白,这一步迈出的不只是校门,更是整个山大。人们总是这样,年少时盼望着长大,迫不及待地自称大爷、老娘,成年后又觉得自己还小,固执地说自己是宝宝,生怕比旁人年长一点。山大人甚是喜爱“凡我在处,便是山大;有你在时,那便是家。”一句。四年之久,感叹此句精妙之余,我却从未体会其背后究竟饱含了多少深情。大学四载之珍贵绝不是因为这可能是多数人享受半价优惠最后的时日。想来或许是一个高等学府之气质对于学子的影响才让这四年与其他岁月显得不同。回首萧瑟,即使那些最不引人注目的细节也能够成为一生回忆之珍宝。大明湖响晴冬日里的积雪,在老舍笔下总会显得与别处不同。我们一边嘲弄着先生文不符实,又一边在搬去青岛时用力地怀念她,像极了每一次嗔怪“二十一世纪乃生物之世纪”的荒谬后红着眼背书做实验的深夜。曾经的深夜十点,山大北路的烟火气撩拨着昏黄的路灯,葱花与油的滋滋声抚慰着每一份深夜里漆黑的孤独与疲惫。它们虽然早已消失在街角,却也在岁月里扎根。

寒假里去济南拍毕业证照片,自然地踱回中心校区,大成稷下学生往来,却无法找到一张熟悉的脸。当物是人非的感伤一丝丝剥离,我看到的依然是那些属于我的年岁。蓦然想起新生报到时的一句横幅,也是这些年来我最喜欢的迎新横幅:生院就是你的家,别问爸爸去哪啦。几乎从上小学开始,我就会幻想着上大学的一朝。十几年来的心头萦绕让这一天在真的来临时显得陌生又不真实。这条横幅却似乎是在安慰我:也许这一天有着各种各样重要的意义,但它依然是稀松平常的一天。就好像你魂牵多年的大学,它也是一个你可以安睡的家。也许想出这句标语的学长学姐永远不会看到这一段,我还是要表达出心底的敬意。

每一次表达情感,总会觉得自己已经不是少年,为赋新词强说愁的人不是自己,却又在多年后读来莞尔。想来也不必为此羞赧,我们都是这样长大。文字总会有尽头,但平凡的故事却远没有结束,思念浓时,总会为它留下一缕波澜。

毫久未退,词句生疏,思念虽浓,文不达意,幸甚厚颜,不耻提笔。回忆聚又散,山大陪我晚安过每一个夜晚。


办公地址:山东省青岛市即墨滨海路72号   邮编:266237

All Rights Reserved 隐私保护 山东大学威斯尼斯人老品牌 版权所有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 学校邮箱 校园卡自助服务平台 OA办公系统 信息化公共服务平台 财务报账系统 优酷
Baidu
sogou